中共泗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  泗县监察委员会   主办 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工作动态 > 宣传教育
【廉史今读】“伴食宰相” 慎身修永
发布时间:2019-04-03 08:37

唐朝三百年间,宰相百余人,但素有“前称房、杜,后称姚、宋”之说,房玄龄、杜如晦、姚崇、宋璟一个个名扬海内外,功绩贯古今,被称为“唐朝四大贤相”。

卢怀慎与姚崇和宋璟私交甚好,且其执政时期恰好处于姚崇与宋璟两位名相执掌朝政之间,承前启后,开创盛世。卢怀慎在武则天时任监察御史,后历任侍御史、御史大夫,玄宗开元元年(公元713年)为宰相。相比于姚崇善应变成务,治世才能、实干改革;宋璟善守法持正,不畏权贵、力革前弊。但卢怀慎在历史上却以其廉洁、严律、谦逊的胸怀名垂青史。

廉不营产—律己

开元元年,卢怀慎与魏知古赴东都洛阳掌选,主持铨选事务,权力之大,不见其乱权营私,奉身之具也只有一个布袋,清廉之举可见一斑。
开元二年,在担任黄门监兼任吏部尚书期间,卢怀慎病了很长时间,宋璟和卢从愿前去探望他,卢怀慎躺在一张薄薄的破竹席上,门上连个门帘也没有,恰巧遇到刮风下雨,只好“举席自障”。

所谓“居官必贿、居乡必盗”,但卢怀慎读圣贤书,以君子美名自居,以做官发财为耻。据史料记载:“怀慎清俭不营产,服器无金玉文绮之饰”,受朝廷之俸禄,清廉自律,不经营产业谋私利,不以公权为己身;朴素持家,不以外物乱内心,不用金玉作豪华装饰。

严以子女—传家

卢怀慎去世时,他的夫人崔氏仍不忘教育子女,对他们说:“你们的父亲没有真走,我是知道的。你们的父亲清正廉洁,不争名利,谦虚退让,各地赠送的东西,他一点也不肯接受。”虽贵为宰相之妻,但伴随丈夫过着一辈子的糟糠生活,常常饥寒交迫,所居不蔽风雨,却能严格要求子女。

在卢怀慎死后,清廉家风永续。其子卢奂,早年正直,历任御史中丞,出任陕州刺史、南海太守,后官至尚书右丞,均有政声,不为当地奇珍异宝所动,保持清廉节超,且能“卢奂一至,污吏敛手,远俗为安”。开元二十四年,玄宗回长安,在陕州停留,赞许他的善政,在他的书房里题写赞词说:“专城之重,分陕之雄,亦既利物,内存匪躬,斯为国宝,不坠家风”。其子卢弈,在天宝末年任东台御史中丞,洛阳被安禄山攻陷之后,卢弈坚守衙司,拒绝投敌,最终捐躯,同样也得到了世人的推崇。

谦事举贤—治世

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怀慎与崇同为相,自以才不及崇,每事推之,时人谓之‘伴食宰相’。”相比于姚崇的“救时宰相”,卢怀慎的“伴食宰相”却多了一丝讽刺之意。但司马光认为,卢怀慎能与贤相姚崇“同心勠力,以济明皇太平之政,夫何罪哉!”同心协力,团结合作,承前启后,开创开元盛世。

卢怀慎病重后,为了不影响朝廷的正常运行,卢怀慎主动上表“乞骸骨”,请求退休,让位荐贤,并上遗表,向唐玄宗推荐宋璟、李杰、李朝隐、卢从愿等人才,希望皇帝可以选用他们为官。明代儒学大师李贽称其“当事而让姚崇,身退而荐宋璟,有识贤之能、让人之量”。虽卢怀慎的谦让治世之道消损其身后名,但并非碌碌无为,中兴唐王朝,创开元之盛,这盛世汉、宋莫及。

《尚书·皋陶谟》有云“慎厥身,修思永。”卢怀慎取名“怀慎”、赋字“思永”,取“慎身修永”之意。而纵观卢怀慎一生“清而慎,远声色,绝货利”,生前廉不营产,死后家无余财;家风清廉,家道兴盛;谦让举贤,不恋权位。广大党员干部也要当如是,常修为政之德,常思贪欲之害,常怀律己之心,不以公权谋私,不纵容亲友逐利,不在其位乱权,老老实实做人,干干净净做事。(泗县纪委监委派驻第七纪检监察组 冉贝)
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