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泗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  泗县监察委员会   主办 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工作动态 > 宣传教育
【廉史今读】良史忠烈公 帛书铁御史
来源:泗县纪委监委派驻第七纪检监察组 作者:冉贝发布时间:2019-03-04 22:21

古时凡经过兴国枫林,“文官下桥,武官下马”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没有任何一个官吏敢大意马虎,因为他们知道这里曾出过一位刚直不阿的御史,明崇祯皇帝赐其帛书“铁御史”,甚至《明史》中也称其为“良御史”。

这位御史就是刘之待,字世聘,号碧山,湖广兴国人(今湖北阳新县人)。幼时“性英敏卓,荦有奇气”,万历四十四年(1616)丙辰进士,历任松江府推官,浙江道巡抚监察御史。时称良史,死后授封忠烈公。

奏劾奸佞示法

有明一朝的监察御史均为正五品官,虽然品级不高,但奉命巡按地方职权和责任却非常重大,而刘之待又是都察院下属的十三道中浙江道监察御史,位高权重可见一斑。江浙一带自古便是朝廷赋税重地、财政来源,明末宦官专权,阉党派出众多矿监美其名曰“替朝廷管理赋税”,实则巧立明目、借机敛财,加重百姓负担。

矿监与当地的地痞无赖勾结,伪造印符,所到之处横行猖獗、公开掠夺。浙江官员深受其害,但或畏惧奸权或取宠宦党,也都置之任之。刘之待不惧权势,深入调查,查清一批无赖作奸使坏的事实将其绳之以法,罚没抄家。并查证宦官收贿赂、为虎作伥的事实,奏明朝廷,撤职查办。

直言弊政为民

刘之待心中以“肃官邪,轸民瘼”为首事,对贪赃枉法、贻害百姓官员要“前剔殆尽”。即使无权或难以革除的也敢于仗义抗疏,直言弊政、为民上言。“矿监税”明朝又一重税,横征暴敛、搜刮民财,百姓多有怨言,甚至激发民变,朝中百官也都不断上疏反对,其中以刘之待《停税疏》言辞最为激烈,为万历朝臣子中所仅见。

疏文一针见血、直指本质,“四海脂膏,横填帑藏,实乃‘国家所以,受病只势”。刘之待甚至冒死反问万历皇帝:“皇上欲黄金高于北斗,而不使百姓有糠枇斗升立储?主上欲为子孙千万年,而不使百姓有一朝夕之安?”如同声讨之檄文,声声直逼万历帝内心,句句点到问题症结。虽然万历帝依然置之不理、我行我素,但因为涉及宦官切身利益,刘之待还是遭到宦官及各种依附势力的激烈反对和疯狂的报复。

攘除权珰利国

明后期政治黑暗,宦官当权,万历皇帝隐于后宫,政事皆不理,奏章皆不答批,创造了“三十余年不上朝”的记录,几与大臣隔绝。权珰把持朝政,刘之待不断上书纠劾魏忠贤罪行。刘氏族谱有载《纠劾权珰魏忠贤疏》,疏中道“权珰殆人家国,倚势横行,作威作福,流毒缙绅,祸延宗社,人人切齿,道路伤心。”甚至以上犯下、句句诛心,“今日忠贤之恶,中外臣民知之,独皇上不知也”。刘之待认为权珰不去则议论滋纷,因此“恳乞圣明谕阁臣早赐平章,以息群议。”

天启四年(1624年),东林党人杨涟首先上疏参劾魏忠贤二十四罪状,一时群僚响应,刘之待积极参与,魏忠贤大举反扑,逮林党人被逮下狱、被杀殆定。刘之待不愿依附,迟呈建祠疏文,被罢官消籍,遣送归家。崇祯二年(1629年)三月,朝廷欲定附逆案,崇祯念其不附魏党,决定恢复原职。刘之待见权珰已除,天下渐定,虽“上招复原职“仍不就,从此隐居家乡,潜心教学。

观刘之待一生,光明磊落,不畏权势,一心为民,赤心报国。居官者“以清白自励,以点染为耻”,“代天子巡独守”不见其为害地方,“大事奏裁,小事立断”不见其枉法乱权,是为明末乱世之清流,我辈纪检监察人之楷模。
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